• 公司簡介
    總經理致辭
    企業發展
    公司榮譽
    企業文化
    聯系我們
     
     

    行業資訊  
    江蘇部分污水處理廠污泥調查:二次污染觸目驚心
    發布日期:2010/9/16 10:34:33
     

    江蘇部分污水處理廠污泥調查:二次污染觸目驚心
     
    8月31日至9月1日,一艘泰州運輸船在無錫蘆村碼頭裝運污泥,準備外運。
     

    江蘇部分污水處理廠污泥調查:二次污染觸目驚心

    南通市港閘區幸福鄉的一個池塘被偷倒了污泥。  陳道龍攝
     

    江蘇部分污水處理廠污泥調查:二次污染觸目驚心


    邳州農村一個低洼處,因傾倒了造紙廠的污泥,樹木漸漸枯死?!?陳道龍攝
     


        為了治理環境,我省各地興建了大量的污水處理廠。由于相關的技術研究、推廣和設施配套的嚴重不足,處置源源不斷產生的污泥當下成為很多地區的難題。

    有些人打著“外運制磚”的旗號,承包起無錫、常州等地一些污水處理廠的污泥處置。于是,一船船污泥運向蘇北、蘇中??墒?,大量的污泥并沒有送去制磚,而是被倒進農村的坑塘,有些還被倒入長江,造成對環境的二次污染。

    本報記者歷時一個多月調查,不僅探究二次污染問題所在,還尋找著破解難題的答案。

    亂倒污泥現象觸目驚心

    8月23日,記者來到鹽城市鹽都區西北角——樓王鎮姚中村。村東北河堤下有個大池塘,水面黑乎乎,漂著灰色沫子,一股臭味撲鼻而來。一位姓夏的農民告訴記者,塘里原來放養了菱角,今年4月,開來3條裝滿污泥的船,有人把兩船污泥倒進這個塘里?!昂谒畯臏侠锫M田里,秧苗也死了?!薄敖鼇碛甓?,雨水蓋住了污泥,要不然,臭味還要大?!?/P>

    在塘北岸,記者見到了兩大攤已干裂的污泥。

    鹽都區環保局六分局王局長介紹:“經公安人員協助調查,污泥是從常州一家污水處理廠運來的。兩條船一共傾倒了約500噸污泥。我們接到舉報趕到現場,兩條卸空的船和一條尚未卸泥的船已連夜逃跑了?!?/P>

    鹽城環保人員還反映,在射陽、東臺、大豐等地,今年多次發現江南的污泥轉移來亂倒的事。

    8月21日,南通市港閘區幸福鄉管園村。在村委會辦公樓對面,有一大片拆遷數年還沒開發的土地。記者看見,這里一個小變電站后面倒了5堆醬黃色的工業污泥。管園村7組的王兆成說,這大約是一周前偷倒的。在東面不遠處,記者還看見,一個池塘里給倒了數十車污泥,塘水變得又黑又臭。

    還發生了更惡劣的事:7月3日,4艘裝滿污泥的船開到了長江泰興段團結閘外口,竟把污泥卸入江中。幸虧漁民發現,用漁船包圍住污泥船并舉報。泰興環境稽查中隊人員趕到后,扣留了兩條裝有污泥的船只,另兩條卸下污泥的船逃逸。泰興環保人員及時組織力量,從江中打撈污泥,減輕了污染危害。

    污泥承包者露出馬腳

    8月20日,記者對泰興環保部門扣下的兩條污泥船進行了調查。

    蘇錫機278號船,曾向江中卸去了一半的污泥,被泰興環保部門阻止后,又從江中打撈出部分污泥放進船里。船主崔某說,這是今年第二次運污泥。前一次是6月中旬,從無錫濱湖區碼頭裝污泥,運到如東,倒進了魚塘。這次是6月下旬,先在無錫的華莊鎮碼頭裝了大半船,又在蘆村碼頭裝了卡車卸下的一車污泥。本來,是要運到如東雙甸的,可那里的橋只有6米寬,船進不去,“調度通知把船開到泰興”。他認為,“把污泥卸入江中是不對的”,但他說,這是“調度與泰興這邊碼頭人員商量安排的”。

    另一艘船是蘇鹽98353,艙里還裝著污泥。船主夏某講,今年已運污泥兩次,前一次運到通州農村,倒進塘中。這次,是在無錫蘆村碼頭裝的污泥。

    8月31日下午5時多,記者按船民講的地點來到無錫蘆村污水處理廠廠內東南面的碼頭。一艘機動船正停在碼頭邊,已裝大半艙污泥。船主姓韓。記者問他:“污泥要送到哪里?”“丁堰磚瓦廠?!薄笆侨绺薜亩⊙邌??”“可能是。我們主要看航道,屬于哪個市縣不太清楚?!?


        船主問記者是做什么的,記者說:“南京的污泥處理也很頭疼,想找辦法解決?!贝髦v:“裝運污泥,是老板安排的。要為污泥找出路,可以問老板?!闭f著,他打起手機,隨后對記者說:“老板要見你。他派車來,要你在這里等一下?!?/P>

    約半小時后,一輛黑色轎車把記者帶到廣瑞路上的錦江之星飯店。5樓一個標間里,有個身材較高的青年。問他“貴姓”,他說姓李。他打了手機,一會又來了個身材矮壯的青年,自稱姓張。他們問記者是什么人,要看工作證。記者說自己正為南京幾家污水廠“如何處理污泥”在奔忙,問他們污泥生意做得怎么樣?姓張的說,他們包下了無錫幾個污水廠的污泥處置,主要是送到蘇北窯場(磚瓦廠)制磚,但生意不太好做——給窯場老板每噸五六十元,有的還不愿干,有時只好找地方倒(污泥)。姓李的說,污泥燒磚要摻煤泥,要花錢買,老板們不太愿意。姓張的說,你們南京的污泥,可以找附近的安徽農村磚瓦廠處理,最好還是找地方倒掉。如果愿意給錢,可以委托處理污泥,下面會有人跟你聯系。

    記者得到一份《委托污泥處置協議》復印件,協議上講,無錫市排水公司把下屬三家污水處理廠的污泥委托給南京錦綠園林有限公司處理,南京這一公司承擔污泥從碼頭裝卸、運輸、使用、管理等一切相關責任及后果。與該公司合作的,是東臺市富東磚瓦二廠等9家企業;污泥處置方法是摻和制磚。協議于去年12月簽訂,有效期1年,“期滿后視情況經雙方協商可續簽”。后向無錫排水公司核實,這份協議是真實的。

    第二天,記者接到一個姓楊的人來電,講他是常州人,小張介紹的,愿意承包南京的污泥外運處置,要價是每噸不低于150元。

    他們在用污泥制磚嗎

    協議上注明的第一個合作企業,是東臺市富東鎮的磚瓦二廠。記者來到二廠廠址,頗吃一驚。這里,除了留下兩個因取土形成的各為七八畝大小的坑塘外,只剩一片荒地,十幾只羊在里面吃草。正在看護羊的村民常如云講,這個磚瓦廠因承包合同到期,今年春節前就停產了,春季里拆賣了機器、廠房。

    記者發現,兩個坑塘水質不同,東邊的水黑,有臭味,很多蘆葦枯死,而西邊的水較清,蘆葦長得也好,就問村民是怎么回事?村民反映:從前年秋天起,在磚瓦廠承包老板的操辦下,有人從外地把一船船“黑灰”運到附近碼頭,然后又用汽車把“黑灰”運過來倒進東邊塘里,幾年下來,已倒進上萬噸,直到前不久大家向環保部門反映,向坑塘倒“黑灰”的行為才被制止。

    記者在塘邊看到多處“黑灰”,其中兩處是一般的污水處理廠的污泥,另一些地方是一種黑渣,味道難聞,不知是什么。

    記者再去如皋市丁堰鎮的伯平建材廠。正在廠內值班的一個姓鄭的干部說,廠里沒有用污泥制磚,前段時間運來一船污泥,工人覺得氣味大,沒敢用,現在還堆放著。他們不愿再接受污泥。記者還去了如皋市新姚磚瓦廠,老板陳錦榮介紹說,去年裝來一船污泥,他覺得里面沒有泥的成份,認為不能做磚,這些污泥至今還堆在廠里。他也不愿再接受污泥。記者見到了堆在廠區北面的這些污泥。還有兩家磚瓦廠老板介紹,他們也沒有用污泥制磚。

    “協議”上注明的合作企業,還余下幾家。記者逐一向114詢問其電話,結果,不是“沒有登記”,就是“因欠費停機”,只有一家叫南通市崇川東方建材玻璃廠的,得到了號碼,打了多次,都是沒人接電話。

    從走訪情況看,這些企業機械化程度較低,沒有掌握污泥制磚技術,是不能持續“吸收”污泥的。而污泥承包者為了獲得承包費或多占承包費,想辦法去亂倒污泥就成為必然。

    記者在工商部門查到注冊的“南京錦綠園林有限公司”,按注冊地址去尋找,卻沒找到它的辦公處。記者按留在注冊上的法人手機號打過去,詢問公司法人荀某他們是否擁有污泥制磚的專利技術,對方說沒有。

    無錫市環保局向記者介紹:無錫市區每天產生污泥約650噸,只有能力干化焚燒200噸,另有400噸左右無法在本地區處置,而是“運往外地磚瓦廠制磚”。他們承認“由于目前污水處理廠污泥不能就近在本市范圍內進行無害化處置,就可能造成二次污染,存在環境風險?!?

    污泥處置如何突破困境

    發生了蘇南地區的污泥給亂倒到蘇北農村的事,也發生了蘇北城市自己亂倒污泥的事。

    鹽城城東污水處理廠一位領導坦陳,以前污泥是送垃圾填埋場填埋,幾年前垃圾填埋場已用完封場,市里也沒有安排污泥處置的地方。幾年來,他們只好在張莊、新興、青墩等周圍鄉鎮找地方倒污泥。

    應該怎樣突破污泥之困?記者也進行了調查。

    武進依托本地建材廠解決污泥處置難題。今年6月,常州武進區發生一起把11船污泥運到南通農村倒入池塘被舉報查處的事件,震動了武進區環保局固體有害廢物管理中心人員。他們了解到,常州振東新型節能建筑材料廠今年取得了污泥制磚專利,就動員該廠承擔起每日約300噸的污泥制磚任務。隨后,又組建污泥運輸車隊,每車安裝GPS定位系統,他們在辦公室里就能知道污泥運送的情況;還建立了污泥轉移聯單制度,從今年7月后就能確保污泥不再外運、亂倒。

    鎮江的焚燒“波折”值得借鑒。去年,鎮江的污泥先是送到開發區內一家規模較小的熱電廠焚燒,進行了一段時間后,市固體有害廢物管理中心人員前往察看,看到大量堆放的來不及焚燒的污泥。他們向市住建局建議,去跟諫壁電廠商量嘗試焚燒污泥。雙方一拍即合。從去年底開始,全市污水處理廠的污泥都送往諫壁電廠。這種讓規模大的發電廠采取直接摻煤焚燒發電的辦法,值得一些地區借鑒——代價小而又處理迅速。諫壁電廠對運到廠里來的污泥僅收每噸100元的處置費。

    技術研究推廣要跟上。不少專業人員反映,現在污水處理中普遍采用的絮凝劑使用后污泥不易干化,很需要改進。記者查閱論文資料發現,如果用微生物絮凝劑代替普遍采用的高分子絮凝劑,就可減少污泥內有害成份,減少二次危害,便于后期處理;如果采用堆肥技術,每噸只花60余元,就可把污泥變成富含有機肥的土壤,這些土壤能使廢棄礦山等不毛之地成為綠色林地。


      [關閉本頁]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Copyright(c) 2008 浙江科力爾環保設備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九神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